合伙做新闻VS媒体竞争

玛莎·汉密尔顿   2016-05-08 03:42:10


在过去,新闻编辑室采取多种形式维持其运作,各室之间的合作伙伴关系,变得越来越普遍。在数字时代,这种合作形式对于整个新闻产业的发展至关重要

文/ 玛莎·汉密尔顿 译 / 张建中

许多时候,一些上了年纪的老报人聚会时,你总会不时地听到他们对报纸“黄金年代”的感叹,当然,他们也为自己有幸成为其中一员而沾沾自喜。但是,我们也许更应该展望未来,而不总是留恋过去。

2014年12月,皮尤中心发布了一份研究报告《新闻室合伙》,里克·埃德蒙兹和艾米·米切尔指出,“在过去两年,皮尤中心有关新闻业的研究中,一个不断出现的主题就是新闻室合作”。

“欧洲新闻奖”由7个与媒体联系紧密的基金会设立,今年该组织推出了每年一度的“创新奖”候选人名单,参与最终角逐的5个新闻报道,都涉及到了合作。评委会一致认为,“新闻业中最大的创新就是新闻记者之间跨境调查的快速增长,这些记者为各不相同但又彼此之间协作(co-operating)的新闻室工作。”最终该奖的获得者是“移民档案”,由一群欧洲记者在2013年8月发起的一个报道计划,他们精确计算并报道了试图到欧洲避难移民的死亡人数。

在过去,新闻编辑室采取多种形式维持其运作,各室之间的合作伙伴关系,变得越来越普遍。在数字时代,这种合作形式对于整个新闻产业的发展至关重要。

加州伯克利大学新闻经济学教授穆特指出,新闻合作“并不是一种全新的运作模式,它是一种早已经存在的模式”。他说,一些因为合伙关系为大家所熟知的新闻组织,已经存在了很长一段时间了:非盈利新闻组织ProPublica早在2008年已经创建;调查新闻网创建于2009年,最近更名为非盈利新闻研究所;而调查报道中心的历史甚至可以追溯到1970年代。

大规模的调查新闻记者合作

对瑞士私人银行的调查是围绕着一个庞大的数据包展开的。几年前,一位银行的技术人员将这个数据包上交给法国当局。2014年,法国《世界报》最先获得这些数据,之后它便与“调查记者国际同盟”分享了这些数据。该组织只在华盛顿和纽约有少数几位记者,但是他们能够与来自全球的调查记者展开合作。

“调查记者国际同盟”国际数据团队的主要成员来自西班牙、哥斯达黎加、美国和委内瑞拉。该数据团队重新分析、建构了这些纷繁芜杂的信息,让来自世界各地的媒体合作伙伴,很容易搜索到他们国家受众感兴趣的信息。

这些数据对于调查记者而言绝对是一座金矿,他们分析报道的主要新闻故事是瑞士私人银行如何帮助一些人隐匿资金,而这些被隐匿的资金会牵扯到一系列非法活动,包括武器交易、“血钻”交易及逃税。这些数据向人们展示了该银行过去为满足客户金融需要的违法证据,它的客户甚至有毒枭,以及其他一些国际刑警正在通缉的人。

世界上许多国家的新闻组织参与了“调查记者国家同盟”合作报道:

·英国《卫报》报道了那些本应该在英国缴税的银行客户,该报还用大量篇幅报道了原汇丰银行董事局主席格林勋爵的故事,并呼吁BBC管理委员会主席方安兰辞职。

·西班牙的电子媒体《机密报》报道了该国博坦家族的逃税情况,该家族控制着西班牙最大的跨国银行——桑坦德银行。

·比利时的记者主要调查了汇丰银行的“血钻”交易客户。

·在赞比亚和突尼斯,调查记者主要关注的是该银行与政客、商人之间的关系,这些政客和商人,要么出现在国际制裁的名单中,要么面临着犯罪指控。

即便是以上这些新闻故事被报道之后,该计划仍然吸引了新的合作者,包括来自《马耳他独立报》的记者皮埃尔·波特利和他的调查团队,他们揭露了马耳他一位前政府部长利用瑞士私人银行隐匿了320万美元税款的真相。


美剧《新闻编辑室》(The Newsroom》开播仪式现场。 供图/CFP

合作何时会抑制竞争?

一些电视台也开始进行新闻合作,但在某种程度上,这种合作更像节目的收编吸纳(co-opting)。

2013年,皮尤中心的一份研究报告分析了地区电视新闻的共享情况,结果发现只有少数电视台会生产原创性的地区新闻。这份报告指出,“目前播放地区新闻的952家美国电视台中,有超过四分之一的电视台自己并不生产新闻,而是由其他电视台为它们提供节目”。面对这种情况,一些媒体经理也开始质疑电视台是否应该共享新闻报道节目。

《华盛顿邮报》的前副总裁小伦纳德·唐尼指出,“就报纸而言,我认为在多数情况下,新闻合作对我们来说是有意义的”。唐尼曾带领《华盛顿邮报》获得了25个普利策奖项,现在是阿苏纳大学克朗凯特新闻与大众传播学院的客座教授。唐尼认为,像俄亥俄州地方报纸的合作,“根本不会对新闻报道产生坏的影响,相反,这种合作会提升整个地区新闻报道的质量。但是从一个电视观众的视角来看,电视台之间共享新闻节目,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不太好”。

奈特基金会的高级顾问埃里克·牛顿则认为,在大多数情况下,新闻合作并不能以牺牲竞争为代价,由于新闻消息来源的巨大多样性,“在任何时候,竞争都可能会在不同的新闻组织之间出现。这就意味着我们要比现在做得更好,我们必须找到那些别人还没有发现的新闻线索,有时这非常困难,但我们必须要这么做”。

数据挖掘需要专门技能与团队合作

新闻合作有时特别有用,它可以让记者从大量杂乱的数据中,梳理出有意义、有价值的新闻报道来。比如,“调查记者国际同盟”拥有自己的数据团队,这让它与其他许多媒体通过跨平台合作方式来挖掘新闻。有时,报纸媒体也能够做它们自己有价值的数据研究,并且可以提供给其他新闻组织使用。

2013年,《密尔沃基哨兵日报》从美国的每一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索取了新生婴儿筛选数据。该报以这些数据为基础的新闻报道,帮助它获得了新闻大奖,这些报道让人们了解到,筛选错误会把婴儿置于危险境地。之后,该报公布了这些数据,并让公众随意进行搜索。将近有其他20多家新闻组织,在它们自己的新闻报道中利用了这些数据。

负责该报道的记者艾伦·加布勒指出,“一些州的卫生健康部门有时会拒绝提供数据,如果记者对此事进行报道,这应该是很吸引人的新闻报道。尽管我们的报道在全国医疗卫生系统中产生了很大影响,但是当其他一些报纸和我们一起报道这些问题时,这些新闻报道才会产生更大的影响,因为当地社区的人们显然更愿意拨打本地区报社的电话,而不是我们报社的电话。当地记者更容易调查他们所在社区的重要医疗部门,也更容易与当地健康卫生部门的官员交流”。

穆特教授认为,现在新闻组织拥有分析它们自己数据的能力是非常了不起的,这就意味着它们不再依赖别人的数据分析。但是在一个普遍合作的世界中,并不是每一个新闻组织都需要自己的数据团队,“如果你知道谁是这方面的专家,即使他们不知道如何对最高法院的判决进行语法分析,他们也可以帮助你做数据新闻”。

穆特也看到了数据分析可能带来的潜在收益,“如果媒体确实有高度发达的数据分析水平,这不仅会提升媒体组织的新闻报道质量,同时这些数据也会吸引广告商和市场营销人员”。

在任何时候,竞争都可能会在不同的新闻组织之间出现。这就意味着我们要比现在做得更好,我们必须找到那些别人还没有发现的新闻线索,有时这非常困难,但我们必须要这么做。


供图/GETTY

(本文原文为《All Together Now: News Partnerships Increase in Digital Age》,作者玛莎·汉密尔顿是《华盛顿邮报》前记者,现为自由调查记者;译者张建中为西安外国语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

上一篇回2015年8月第8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合伙做新闻VS媒体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