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登“群殴事件”舆情回望

马冉冉   2016-05-08 03:41:31


文/马冉冉


左图:山东威海文登市。供图/CFP

7月22日下午1点半左右,威海文登青年侯聚森在学校门口被多名不明身份人士用甩棍、辣椒喷雾等器具殴打,导致头部和背部受伤。文登警方迅速出警进行调查并于当日晚公布了初步调查情况:“山东省威海市文登区师范学校门口发生一起治安案件。当事人侯某在网上与他人发生言论纠纷后,相约文登师范门口,并发生肢体冲突,详细情况公安机关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单就此事而言,看似并不复杂。然而,正是警方口中这起“治安事件”,却让7月底的网络舆论场持续高烧不退。公众的焦点从一开始的“是否为约架”“约架是否妥当”,到“户籍信息如何泄漏”,再到“纳吧是个什么吧”“爱国网民的爱国言论为何被打压”,舆情一波一波发酵不停。而在其中,政务微博的官方表态、主流媒体的评论报道、自媒体大V的意见站队,都在本次事件的舆论发酵和引导过程中扮演了推波助澜甚至点燃次生舆情的关键角色。

梳理这一过程,我们发现,以此案为切口,舆论场各方卷入了一个纷乱的力场内,在这个力场里,网络黑恶势力、个人信息安全、网络暴力向现实社会延伸、网络意识形态之争等方方面面均有体现。

更让人触目惊心的是,在本次事件中浮现水面的“纳年纳兔纳事吧”(以下简称“纳吧”)以及与之相似的“日本之家”“焦作中学吧”“太平洋战争吧”等贴吧不止大量发布攻击国家、民族、政府的信息,还肆意曝光了近千名青少年包括户籍信息在内的个人隐私信息,并以此作为要挟,迫使青少年公开写下“保证书”,立誓放弃发布“爱国言论”。

幸好,这场舆情发酵虽然一波三折,但在不断的深入挖掘和观点交锋下,是非越辩越明,舆论渐被矫正,正义终得伸张。

舆论场的撕裂与对冲

据大众网报道,文登事件的起因是,侯聚森在“纳吧”上经常看到辱骂政府和爱国人士的言论,自己就回骂过去,也因此不断遭到骚扰。后来侯聚森遭到人肉,直至7月22日被多名不明身份人士打伤。

与警方的论调不同,共青团中央站在了侯聚森的一边。事发当天,@山东共青团 官微以“爱国青年被网络暴民群殴”为题发文称,“爱国,竟成了被阴暗力量迫害的理由?施暴者必须受到法律惩处”。随后,@共青团中央 再次发文:“关注:#网络爱国青年校门口被群殴# 警惕:网络暴力演变成现实暴力。@公安部打四黑除四害 @山东公安 via @山东共青团 。”

当地警方先是将此案定性为“约架”,而后分别处以行政拘留处分将当事双方各打二十大板。对此,大量网民及团中央发微博表示质疑,而文登警方对此表示:“事实清楚,定性准确,处罚得当......7.22案,是一起普普通通的治安案件,已经处理完了。”这时候,许多素来与官方立场相对的大V纷纷来为警方的处理点赞,以 @老榕 为代表的被称为“公知”的网上争议人士介入舆情,爱国议题开始受到抨击,舆论焦点向“爱国与法治孰轻孰重”转变。正如 @小兵章嘎 所说:“舆论焦点的争夺,标志着‘文登7·22事件’舆情正在逐步脱离案件办理的本身,舆论场的议论焦点被‘人为’扭转成对山东警方和共青团网络文明志愿者的攻击与捍卫。”


文登7·22事件当事人侯聚森微博截屏图。


文登7·22事件发生后,山东共青团通过微博呼吁关注此事件的截屏图。


随后,新媒体、传统媒体、政务微博、大V、智库、警务人员等各色网络活跃力量介入,舆论场陷入了严重的分化,力挺侯聚森的网友与反对者各执一词并相互抨击,舆论场呈现出撕裂之势。


6月3日,广西桂林市马堤民族小学,公安人员在指导学生登陆“网络安全体验基地”进行体验教育。供图/中国新闻图片网

主流媒体的倾向与导向

在事件真相扑朔迷离之际,舆情事件还处于发酵期,这时候舆论场的声音往往是嘈杂而无序的。纵观本次事件中早期的媒体介入,也呈现出一定的倾向性,比如《北京青年报》的文章《“因言打架”的真相与是非》,《钱江晚报》的文章《爱国并没有违法的豁免权》,《新京报》的文章《当爱国言论成为街头约架的理由》等。

人民网刊发的《“爱国青年”约架也是法律问题》《媒体评“爱国青年被围殴”:情感比事实清楚》两篇时评文章,带动了网络上多条战线的“开火”,并且出现大量刷屏踪迹,诱导了不知情网民的跟随。

事件表象简单,并不意味着背后的真相也一定简单。随着媒体的跟进和网民的深挖,越来越多的信息浮现。7月25日,@共青团福建省委 发言,提醒大众“文登7·22事件”已经成为意识形态斗争的标志性事件。随后,@南平团市委 曝光大量施暴者背后的黑幕,尤其是“纳吧”中辱华灭史的帖文被逐一“扒出”。海疆在线、紫网在线、独家网、正声网、西征网等社会正能量网站紧随其后,深度挖掘并披露网络上一批类似“纳吧”的反动舆论平台。

7月26日,山东大众网对侯聚森及其父亲做了独家专访,详述了整个事件的前因后果,起到了公开完整事实的关键性作用。人民日报客户端、中华网、新民网等官方媒体,新浪、搜狐、百度、凯迪、天涯等门户网站等100余家国内主要媒体纷纷跟进,察网刊登长篇文章《侯聚森事件:暴力团伙背景被察网读者查出和纳吧关系密切 与老榕有互动》,深度揭露境外势力、网上公知、纳兔吧团队的背后关系网。大量自媒体账号跟进评论传播,“自干五”大V在微博上群起发声,舆情发酵态势逐渐呈现明朗化。

根据相关大数据对中青网评《以法治为依据清除网上黑恶势力》的分析显示,网友留言中,94%对国家有关部门依法查封“纳年纳兔纳些事”贴吧表示支持理解,体现了广大网民对该事件的人心所向。

网民的态度与发声

7月29日,网友 @叙岚 发表网文《“纳吧”的前世今生》称,“这个贴吧的肮脏程度,令人触目惊心。里面一些活跃分子,长期宣扬反党言论,污蔑、丑化、中伤党和国家领导人,丑化中国历史,对抗战、建国等历史进行歪曲抹黑,有组织有预谋地对意见不合的青少年进行长期欺压、恫吓、凌虐,人身攻击、恶语谩骂、追踪围剿、人肉搜索等,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并且祸及家人亲友,成为名副其实的网络黑恶势力。该贴吧因为严重触犯法律底线,遭到有关部门的封禁处理”。“纳年纳兔纳些事贴吧被封,只是掀开冰山一角。互联网是青年接收信息主渠道。‘纳吧’聚集的网络黑恶势力,诱导心智尚不成熟的青少年,甚至将暴力延伸到网下,早已突破了法律底”。该文被 @共青团中央 、@中国青年网 等百余家政务微博、网络媒体转载。

8月3日,@公安部刑侦局 转载 @共青团中央 《清除网上黑恶势力事关国家安全》一文,并点评称:“类似于‘纳吧’的网上黑恶势力的实质是教唆青少年成为西方反华势力颜色革命的马前卒。意识形态领域的网络颠覆活动绝非一般性治安事件,社会各界要高度警惕,以必胜的信心与其进行长期性斗争,将依法治国落实到深层次和方方面面。”

8月4日晚,网络上最具争议的人士之一 @老榕 微博账号被销号,释放出官方对文登事件的态度和信号。至此,历经半月有余,文登案拨云见日。

观察者发现,广大网民,把坚守爱国底线作为信念支撑,自发、自主、自愿地维护着祖国的利益。在本次舆情事件中,有影响力的自媒体账号发表了大量文章,@种花家的小小兔 发表《关于侯聚森被打这件事大概的前因后果》,@孤烟暮蝉 发表《逆向种族主义,我们要对你们说不》,@张忆安-龙战于野 发表《网络不该成为混乱之源》,@千钧客 发表《爱国青年侯聚森被殴打彰显网络反动力量暴力化》,@地瓜熊老六 发表《爱国为什么这么难》等等,这些都强有力地驳斥了网上戾气、网下暴力。@书香满心 的“谨防网上推墙向线下暴动转化”,@如皋老猫 的“意识形态斗争向网下推进”等等,这些反对暴力、警惕不良思潮的观点意见,通过网民的大量转发扩散,亦成为了舆论场的重要声音。

求是网发表署名文章《坚持依法治国 加强意识形态工作 反对网络暴力》认为,“文登事件说明,网络黑恶势力呈现出政治化、组织化、年轻化、暴力化倾向……网络意识形态斗争已经呈现出白热化、线下化。”并呼吁,“必须把意识形态斗争同坚持全面依法治国统一起来。”

法律是治网之重器。在网上意识形态斗争中,要坚持全面依法治国,在对涉及意识形态斗争案件的执法中,落实社会主义法治精神,使执法公正客观,使正义得到伸张,使邪恶得到惩处。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党和法的关系是政治和法治关系的集中反映。法治当中有政治,没有脱离政治的法治。”

法律是治网之重器。在网上意识形态斗争中,要坚持全面依法治国,在对涉及意识形态斗争案件的执法中,要落实社会主义法治精神,使执法公正客观,使正义得到伸张,使邪恶得到惩处。

上一篇回2015年8月第8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文登“群殴事件”舆情回望